首页 >> 百科 >> 旅行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2017-07-27 19:10:14
标签: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5座5000米以上的大山、16个冰山达坂、44条冰河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这里是新藏公路,G219。

这里是生命的禁区。

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,条件最苦,路段最艰险的公路。

班公湖里洗过澡,界山达坂撒过尿,死人沟里睡过觉。

这是新藏线上流传已久的俗语。

而现在,新藏线的巨变已经发生。

它的传奇已不再仅流于人们口口相传之间…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从“零”开始

G219的零公里处位于新疆叶城。在叶城县零公里处,一盏巍峨的金属标志耸立在路边,“从这里走向世界屋脊”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继续向前,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块巨大的蓝色路牌竖立在国道上,写着:“西藏阿里”,外加一个笔直的箭头。不了解的人可能会以为,阿里就在距此不远的前方。实际上,这个“不远”的距离是1100公里之外。新藏线之所以被称为“死亡天路”,便是由于新疆叶城到阿里的行政中心狮泉河这1100公里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无尽的达坂,一眼望不到头的上坡公路,翻越一个又一个的达坂,让人望之兴叹,这是独属于新藏线的独家记忆。

达坂,在维语和蒙古语当中的意思是高高的山口和盘山公路,达坂不是指哪个具体的地方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库地达阪(鬼门关)

从叶城出发,一路前行,不久后你将遇见新藏线上的第一道“坎”,库地达坂(海拔3250)。这里地势险要,山高谷深,延绵二十多公里;这里山路险峻,蜿蜒曲折,如盘龙般翻山越岭,一踏入这里,便犹入鬼门关走一遭。

库地达坂,又名阿卡孜达坂,是新藏线第一个冰雪达坂,因地势险要而得名,维吾尔语意为“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”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达坂坡长27公里,人到这里高原反映不太明显,但气压反差大,初次上山如不注意容易引起耳膜鼓胀,严重者会造成耳膜破裂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麻扎达阪(落差大)

新藏线第二个高山口是麻扎达坂,也叫赛力克达坂,是新藏线最长的达坂。海拔5100米,与库地达坂相比,其凶险更胜一筹。麻扎达坂高山陡峭,直入云天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麻扎路口有一块牌子指着前面的方向是“普兰”,两边的景象极其的荒凉。到处是不尽的岩石山寸草不生,满山敷满褐色砾石。那是一种极其寂寞的景象,荒坡,尘土,白色的山顶,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,只有偶尔经过的货车才能提醒我们这里还是地球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黑卡达阪(九十九道弯)

在距离叶城331公里处便开始翻越黑卡达坂(海拔4930),这段路的土质构造松软,遇到雨水或冰雪消融,很容易引起塌方和泥石流滑坡,十分危险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不停的拐,对于驾驶员而言是绝对的考验。汽车兵称之为:二十公里路九十九道弯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界山达坂(伸手可触天)

界山达坂,顾名思义就是新疆与西藏两地的界山,也是新藏公路上最著名的山口之一。其海拔曾一度被认为是6700米,吓倒了无数驴友,后经过实际测量,确认海拔为5248米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山口气候变幻莫测,时而雨雪,时而冰雹,空气稀薄,含氧量不足平原的50%。驻足在界山达坂,这象征着你已经达到地球上海拔最高公路的最高点。除了高兴以外,更多的人会因高原反应而头疼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奇台达坂(自然条件恶劣)

过了界山达坂,就到了西昆仑山山口,海拔5186米的奇台达坂,因坡陡而著称。同样气候恶劣,风霜雪雨,坡道漫长而又荒芜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与先前途经的黑卡不同,它没有那么多弯道,美那么惊险,也没那么有趣。漫长的缓坡,遥遥无边,而路旁是几乎寸草不生的荒蛮之地。

红土达坂(最高点)

很多人以为界山达坂是新藏公路上的最高点,实际上,新藏公路的最高点是由界山达坂再南行23公里处的红土达坂,GPS测得海拔5256.50米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红土达坂,理论上世界的最高公路段,两侧是红色的荒原,幸运的话,你还能看到成群结队的白色羊儿过马路。听说在这里完成一个高质量的亲吻必须换100口气,信不信由你!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无数英雄竞折腰的“死人沟”

新藏线沿途的苍茫景色令无数驴友心生向往,又有多少人因其翻山越岭的险峻达坂望而生畏。然而,真正让无数英雄闻风丧胆的,其实是氧气稀薄的“死人沟”。传说,1957年解放军进藏先遣部队在此扎营过夜,就因高原反应而从此长眠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(光听名字就瘆得慌…)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每年的五月初开山通行之际,在此总会遇到不知什么时候抛锚在此的汽车。如果说这些“据说”带有虚拟与夸张的成份,但驻新藏线武警部队8年救助遇险游客3200多人次的“实地报道”,足以让你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。

谁从无人区归来,潇洒地将尘埃抖落一地。

在谈笑风生之间,描述着从天堂与地狱的缝隙中穿越。

在夜日交替中,与苍凉和蛮荒来一场艳遇。

在生死的边缘,用勇气和魄力书写一页新的篇章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这里在逐渐改善

曾经的新藏公路,恶劣的气候条件,稀薄的空气,还有,大段大段的泥沙土路,一旦下雨,满是泥泞,更要时刻担心塌方,路陷……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现如今,全面铺好的沥青路面,让千里昆仑朝发夕至。大修之后的新藏公路也已“变硬”。从叶城到阿里,很少有班车,叶城G219国道两旁,你只要喊一声要去阿里,马上就有很多越野车司机上来跟你谈价格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虽然这段路程依旧艰难,海拔依旧高,空气依旧稀薄。对比以往来说,也是“天堑变坦途”,一天的时间从叶城直达阿里。行走新藏线,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,而交通的便利也让勇士的勋章黯淡了几分光辉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如今的新藏线依旧是背包客,骑行者,自驾人们极致的挑战。更不用说,一路上与恶劣气候地形条件相伴的绝美自然风光。

穿越生命的禁区,无人问津的219国道

从没有一条公路,像新藏线这样,艰难困苦而又充满奇异魅力。它有着世界上其他地方没有的风景,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看见…

热点关注
热点关注
 
精选文章